找回密码

关闭

“如何理解‘艺术的终结’”——丹托研讨会主题发言第一场

4月22日下午2:00,研讨会小组讨论第一场开始,清华大学教授陈岸瑛是本场主持人。

  4月22日下午2:00,研讨会小组讨论第一场开始,清华大学教授陈岸瑛是本场主持人。他首先对丹托表示了敬意,说丹托是他本人很重视的一个思想家。而因为丹托的多重身份,使得他提出的问题更为复杂,从而引起更广泛的反驳欲望。中国是当代艺术发生的重镇,引入丹托这个理论节点对中国意义非凡。
  一、玛丽·怀斯曼:界定艺术品的五个条件
  玛丽·怀斯曼丹托的学生,对丹托的理论很了解。她首先发言,发言题目是“透过丹托看艺术的终结和艺术的本质”(The end of art and the essence of art according to Arthur C. Danto)。她重点梳理了丹托理论的形成,其理论体系主要来自黑格尔。黑格尔认为艺术是用感官媒介表现精神的过程,丹托运用黑格尔的理论,来论述现代艺术。怀斯曼对丹托对艺术品界定的条件做了解释,主要包括五个方面。1.关于某事,首先艺术品是关于一个主题(A Subject)的2.表达,然后艺术品是艺术家沟通的方式(communicate)。3.运用隐语或符号(Metaphor),艺术品不是直接如它呈现的那样,它是等待解读的符号。4.艺术史或艺术品,艺术品的创作要有艺术史的语境或背景。5.人的因素,人对艺术品解读(interpret)的参与是很重要的因素。
  二、托马斯·罗斯:好的艺术品或好的艺术理论都在于扩展边界
  接着托马斯·罗斯进行发言。他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回顾了丹托理论对他创作的影响。首先罗斯认为丹托作为一个哲学家,始终在试图走出历史的迷宫,而他自己作为艺术家,也尝试用不同的媒介进行创作。这个过程中丹托的著作给了他许多创作灵感。罗斯表示有的人认为哲学是一种手段检测世界,而艺术是检测自身的手段,丹托把两者结合在一起。丹托有直接的写作方式,写作多是对话式的,写作基于其历史背景。呈现决定了我们能看到的内容。电影、视频做了很多如何再现世界的工作,这种情况下雕塑家、画家需要不断反思,来找到新的再现方式。因为艺术与其他的东西的区别就在于其不可预知的创作媒介与形式。不可预知带来的模糊性和吃惊程度对人们的认知提出了挑战,又反过来化为人们的知识,使得重新评判美学或者艺术的体现成为可能。
  三、彭锋:两种“艺术终结”后艺术的对比:观念艺术VS文人画
  北京大学教授彭锋下午最后一个发言,发言题目是“终结抑或开始?——对丹托艺术种结论的一种跨文化解读”。首先彭锋从艺术终结论的实质入手,认为其实就是指艺术与非艺术的边界不再存在,没有什么不是艺术了,因此艺术终结。在研究丹托的过程中,彭锋发现他对青原惟信的误读。前后三次看山的区别其实不是像丹托认为的那样,而是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变化的是人的心态和境界,并用看(seeing)——看作(seeing-as)——看见(seeing-in)来做区分。艺术的终结对艺术最重要的贡献就是艺术发展自此获得自由,而从传统中国的文脉中来看,文人画的出现有相同的功效。苏轼的“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以及“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等说法表示这个时候的艺术将加在艺术上的所有宏大叙事都被去掉了,创作成了一种私人活动。丹托“艺术终结”之后的艺术与文人画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标记艺术,一个是在场艺术。 “艺术终结”之后的艺术是观念艺术,关键在于哲学解释,是一种标记艺术。而文人画的关键在于创作者的生命呈现,可以称之为在场艺术。两种艺术的区别是关于符号与在场的区别。标记艺术的创作尽可能创造、占有更新、更多的词汇。相反,在场艺术是减少符号。所以两者虽然都从艺术的宏大叙事中解放出来,但结果却是相反的。彭锋的发言简短,却在下午的讨论环节中反复被提到:中国学者比如王春辰、李军对彭锋的观点提出不同的看法,外国学者虽然对其中引用的古文感到疑惑,却称观点“令人惊讶”。

: 《》

《“如何理解‘艺术的终结’”——丹托研讨会主题发言第一场》的评论。。(全部条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

热点